请叫我小ne

不定时更新,有灵感就更新,没有固定cp,关注随意。

作为一个手控,觉得手是天底下最色气的肢体。

深夜一辆小破车,想要收割你们的小心心 @坠入人间的小精灵  @在下吕奉先

日常屏蔽,内心平静。😂 @坠入人间的小精灵  @在下吕奉先 @虐的我不要不要的,必须得自己产点糖了。
以上。

捡到一只小麻雀


@在下吕奉先  @坠入人间的小精灵 我妹说了能发,挺好的。

那天张日山捡到了一个小孩,小孩看上去有五六岁的样子,小小的特别的瘦,站在他每天回家必经的胡同口,穿着脏兮兮的衣服眼睛里还噙着泪。

其实张日山已经看见他有两天了,两天前他出现在这个胡同里,张日山还看见他和野猫抢食吃。

但是今天,张日山决定把他带回家。张日山还有一个哥哥叫张启山,他们的父母因为出车祸去世了,因为肇事者很有背景,愿意承担他们部分的抚养费,所以这件事情也不了了之,隔壁的李奶奶说了,本来父母就死了,现在有人资助不是挺好的,要不然让两个小孩子怎么活得下去啊!他觉得李奶奶说的很对。

哥哥张启山比他大十岁,今年有23了,两个孩子都长得很漂亮,尤其张日山还长了两个小兔牙,一笑特别的甜很可爱,哥哥从小照顾他长大,后来哥哥和新月饭店的老板在一起了,就很少回家了,他见过新月饭店的老板,长得很漂亮,和哥哥很般配。

他很独立,小小年纪会洗衣会做饭,从来不给哥哥添麻烦,唯一添的一次就是把这个小孩领回家,张日山觉得他很可怜,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家的经济状况,也知道自己才13没有办法给他更好的生活,可是他突然就固执的想要带他回家,他知道这个孩子和他一样也是孤儿,想让他陪着他,这样是不是能减轻一些孤独感呢?

13岁也是刚上初中的年纪,小小的张日山翻了好久的字典,给这个小孩取名字叫罗雀,说他本来就像雀鸟一样在他窗外徘徊,终于叫他抓住,养在身边。那个时候的张日山就想要自私的留下他。

“弟弟,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哥哥了,你叫罗雀好不好?”

“罗雀?好。”

本来就是一只小手,却想要努力的牵起另一只小手。

张启山也见过罗雀,小孩特别的瘦,也不太爱说话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就紧紧拽着张日山的衣角,像是小娃娃一样,罗雀长得也很好看,张家这一家人都很好看,罗雀的左侧脸颊长了一颗小痣,到后来张日山还调笑他这是一颗旺夫的痣。

以上。

两情相悦(短)

  短片小故事 @在下吕奉先 熬夜伤身体😂
@ @坠入人间的小精灵

1

“罗雀,你还想呆到什么时候?”尹老板慢条斯理,像是已经知道了答案。

“会长不再需要我。”

“我看你,伺候的到用心,都快要伺候到床上去了。”

“老板,属下不敢逾越。”

尹南风扫了一眼低着头的罗雀,心里虽然不悦,但是也不会怪罪,只是怕自己捡来的这个孤儿,什么都没有只能把自己赔进去。

2

“罗雀?罗雀?”

“会长,罗雀被尹老板叫走了。”坎肩回答。

“让他回来,先来见我。”张会长知道尹老板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,无非就是想把罗雀从他身边要回去。

张日山突然觉得日子过得又太快了,把汪家人料理好之后,他就想要整天和罗雀呆在一起,这是什么感觉,像佛爷对夫人一样吗?张日山不知道,只想笨拙的把罗雀留在身边就行。

3

“罗雀!会长说了,让你回来先去见他!”

“会长,您找我?”罗雀看上去没什么异常的。

“嗯,问问你有没有想回去的意思。”张日山有些期待罗雀的答案,又有些怕知道他的答案。

其实罗雀知道张日山会问,会长的眼线这么多,又怎么会不知道他今天去见了谁。

“罗雀一切听会长的。”罗雀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,他从来不敢揣摩张日山的心思,怕引起会长不必要的反感,他一直都小心翼翼,收起满身的刺想要张日山再靠近自己一点点,‘张会长也说过我毕竟是尹老板的人’罗雀突然觉得有些心如死灰。

“那你明天挑一件气派一点的衣服,见尹南风吧。”

“见尹老板?”

“是啊,你是孤儿,我也找不到你的父母,就当新月饭店是你娘家,我总要正式一点,去拜访一下的。”

罗雀听完这话还有些懵,什么?娘家?新月饭店是我娘家?张日山看见罗雀这个不可置信的脸,头一回觉得可爱这个词这么适合男人。

“本会长,亲自向尹老板提亲,让你嫁给我,你愿意吗?”

“会长,真的吗?”

“还叫会长?当然是真的!”

“我愿意。那叫什么?”罗雀害羞,小声的答话,脸颊到耳朵就如层层的云霞。

“叫老公我听听。”

“…老公。”小心翼翼,偷偷的叫,脸红的不行,真是可爱极了。

4

第二天,张日山叫人备了厚礼,两个人一起出门,诸位兄弟在后面喊“送会长,会长夫人!”看着害羞的罗雀张日山觉得心情大好!

“尹老板,我来下聘,娶你家罗雀。”

“你这个老东西,我尹家人不嫁给你张家人!”

“谁说的?!你姑奶奶可嫁给我们张大佛爷了!”

“罗雀!你说嫁不嫁!”尹南风转头问罗雀,罗雀小声的说“嫁!”

小故事一则

黎簇“吴邪妈妈,一样都是张家人,你看看人家张日山的排场!你掉不掉价啊!”

吴邪轻蔑一笑“这我还真看不上,你爸那有秦始皇陵的钥匙,你想不想去看看啊?”

张起灵“还有青铜门的钥匙。”

“果然还是我家最有排场。”

以上。

长图看不清,短图被屏蔽😂,不说了心碎,看我的心碎成这样请一定要给我小心心,给我评论呦! @坠入人间的小精灵  @在下吕奉先

300粉丝了 我想写一篇山雀的肉,你们愿意吗?我已经构思了一个开头,还没有想好以什么样的方式开车,欢迎集思广益。😚

山雀三


狗粮随便吃免费。辛苦坎肩了,是我不好😂,我刚看到这集的时候还问古墓里为什么会有铁丝网呢?后来才知道,这是四阿公给佛爷建造的,现代当然有铁丝网了……其实我觉得罗雀真的有点像陈皮,又说不出来哪里像,毕竟两个人的性格差太多了,还有那个陈金水,还是四阿公的后人呢。,太不要脸了。今天说的有点多下面请大家好好欣赏吧。 @在下吕奉先 快来快来。

‘没有什么事情是亲一口解决不了的,如果有那就睡一觉,睡服为止’作者谏言。

      就这次有关梁湾的吃醋,终于在会长大人爱的亲亲下烟消云散了。所以坎肩在罗雀这里再次的失宠了,失宠还不算什么,终日活在会长和罗雀狂撒的狗粮里,坎肩表示很想念吴小佛爷。(吴邪表示:想老子干什么,老子不想你。)

      以前都是会长走在前面,罗雀和坎肩走在后面,现在已经逐渐发展成了,会长和罗雀走在前面,而坎肩在他俩身后接受那个暗戳戳的只有坎肩能看见的狗粮的洗礼(😂,我这么对坎肩是不是不太好)

       不过我们的会长大人太不小心了,刚哄回来的媳妇儿又给惹生气了。但是这次张会长办的可是正经事,就是没和罗雀商量自己就做决定了。

      梁湾跟着黎簇一起来的吴山居,也没有想到真的能在这里碰见张日山,也没有想到居然还被喷了一脸的辣椒水,就在自己决定再也不能原谅张日山的时候,张日山来了“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。”等梁湾贴好张日山的人皮面具的时候,再一次被会长的颜值所折服。推门进来的罗雀,第一眼就发现了不对,这不是真的张会长,可能是会长有什么事没和自己说,但是大局为重,罗雀就一直陪着这个假会长演戏。

      等罗雀再看见张会长的时候,就是他们第二天去边境的时候了,罗雀不确定这个是不是真的张会长,所以再会长布置任务的时候故意顶撞了会长,“任务交代不明确,属下没办法完成。”

“你和尹南风也这么说话吗?”这边张日山正疑问自己家小孩儿怎么了的时候,罗雀就已经把心放回肚子里了,确定了这个是真的张会长。

      虽然还是有点小脾气,但是正事要紧。看着张会长把陈家的人给烧的乱窜,罗雀心里爽快得很啊‘会长好帅!’在会长身后摆出得意的小表情。当然现在前面的会长是没有这个眼福了。

      张会长为了保护罗雀的安全,没让他下到地下,但他没想到的是,坎肩又来给罗雀讲笑话了!“这个乙雀雀和甲雀雀说……雀雀?你听没听啊?雀雀?”会长扶额……谁也没想到罗雀会被陈金水的人抓住,可谓是双拳难敌四手,人多势众坎肩和罗雀没找到上峰,但是也没让陈金水的人占到半分便宜。

      地宫怎么说也是凶险,但是张日山想还是得把罗雀带在自己身边才能放心,看着罗雀进来那个心有不甘的表情,好像是懊恼自己给会长丢脸了。‘我张日山家大业大的,丢什么都行还能怕自己媳妇儿丢脸么!’“坎肩,你回去找尹老板,罗雀你跟着我。”罗雀楞了一下,还以为会长会怪罪自己,没想到会长倒是让自己跟着他,心里小小的雀跃了一下。

      陈金水他们一路跟着,还让罗雀和张会长在前面探路,罗雀是打心眼里瞧不起这给陈家后人,真是丢脸,一点九门后人的样子都没有。卑鄙无耻简直小人,一直让自己的手下做垫背。张会长还在神像下救了他们一命,后来大家好不容易上到神像上面,没想到陈金水还是处处阴险,炸毁了出去的道路,没办法把罗雀和会长困在了一起,出去的陈金水以为他们两个已经死的不能再死,没想到这样还反倒成全了张会长。

“罗雀快把伤口包扎一下。”“好”罗雀马上从背包里拿出纱布,递给会长,罗雀在张日山身后给自己包扎,抬头看会长已经包好了,正看着自己的手入神,罗雀没有多想,会长可能是看着自己的手想起佛爷了吧。其实会长是看着自己的手想起了梁湾,想梁湾还知道给自己包扎,但是跟自己媳妇儿出来,只能自己给自己包了,心塞的很啊。这个想法可不能让罗雀知道,要是罗雀生气了倒不会把张日山推下去,倒是会自己跳下去。

“会长,咱们剩下的水和食物,最多也就能再吃一顿。”

“我不吃。”

“会长,你的命比我的命更重要,”

“我和那些姓陈的不一样,以后你记住,每个人的生命都很重要。尤其,你在我心里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 罗雀还是拗不过会长,咬了一小口的饼干,微微低着头,抬眼看着会长,不知道是气氛刚刚好,还是罗雀太诱人,等张日山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贴上罗雀的嘴唇了,自己的手,有些用力的捏住罗雀的下巴,罗雀有点用力的想要后跑,张日山的手就加大力度,迫使罗雀张开嘴巴。张日山的舌头就在罗雀的嘴里寻找那一块饼干,罗雀仰着头,虽然手上的动作在抗拒,但是眼睛已经自觉的闭起来了,到多久几分欲拒还迎的味道。压缩饼干能有什么味道,但是张日山却觉得有丝丝的甜意在两人的唇舌之间。张日山的另一只手也摸上罗雀的腰,隔着40多万的衣服,还是觉得罗雀的皮肤更细腻一些。罗雀觉得腰上有些痒,又觉得张会长的手带着火,划过的地方,烧的火热,口水交换的啧啧声不绝于耳。这要是被别人看见可能都会羞的跑开。但是张会长还是有自制力的,知道现在不是办这种正事的时间,见好就收的放开罗雀,罗雀已经被张日山吻到腿软,张日山顺势把罗雀搂到怀里,虽然两个人的情况很糟,但是张日山还是觉得有眼前的这个人,比什么都幸福。

       张会长还是很快的调整好思绪,告诉罗雀怎么逃出去的办法,两个人顺着绳索爬上去。

“还以为这一趟真的要把自己玩进去。”

“我觉得你根本没有那么容易死。”

“也是,其实你没必要为我这么卖命的,你毕竟是尹南风的人。”

“现在我在这里,我就是你的。”

“还不够,你永远都是我的。”张日山的眼神坚定,听见罗雀的告白,他张日山就更不用藏着掖着的。看着罗雀的张日山心情大好,久违的笑容又重新挂在脸上,真才是真心的笑。

      两个人顺利的逃出生天,张日山让罗雀去接应解家少爷,罗雀还有些担心会长一个人,会长让他放心,然后两人便兵分两路,从此罗雀又知道另一种情绪叫思念。

以上。

山雀二(吃醋)

     
  就是这么突然,我喜欢的cp就火了,你就说我是不是元老级人物了!哈哈哈。雀雀太可爱了想太阳,偷偷的吃醋,偷偷的喜欢会长! @在下吕奉先 你就不用偷偷的喜欢我了。

       晚上,两个人也没一起吃上鱼,就剩罗雀一个人坐在餐桌前,桌子上摆着会长出门前做好的糖醋鱼,罗雀一筷子也没动,坐着看了一会,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酸,说不出来的难受,罗雀低下头,眼泪就从眼眶里滴出来,敲到他手心的鱼钩上。

      原来张会长刚刚做好饭菜,就收到了梁湾的微信,约他一起去吃晚饭,虽然很不想去,但是没有办法,毕竟梁湾是隐藏的汪家人,张日山要时刻提防,但也没有想到他的这个举动会让小孩儿这么的生气。(追妻路漫漫)

      两个人吃完饭之后,张日山还带着梁湾去了古董店,买了个和自己一样的一块情侣表,当时看着梁湾高兴的表情,突然想到了罗雀收到自己送的礼物时的情形,心下还有些甜蜜蜜的。

      从古董店出来,要送梁湾回家,可他看见来接自己的司机,就知道这事儿要完啊!罗雀开着车远远的就看见两个人了,梁湾挽着张日山的手臂,说不出来的刺眼。停下车后,罗雀又恢复成面无表情的样子,让张日山看不出什么情绪,但是张日山心里清楚的很,这个小孩儿肯定是生气了,要不然他才不会来接自己呢!

       三人一路无话,一直到了梁湾家楼下,这次张日山没有送梁湾上楼,梁湾在楼下向车里的两个人挥挥手上楼了。就挥手的时候,罗雀看见梁湾手上的手表,刚开始只是觉得有点眼熟。然后,后座上响起了张日山的声音“怎么是你来接的我?坎肩呢?”

‘是了,我看见的只是这一次,总是坎肩接送会长,还不知道撞见多少次呢。’罗雀心里想,嘴上又是另一番说辞“接送会长,本来就是属下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   张日山听着就知道小孩儿生气了,可是这也不好解释啊!突然想起自己走之前还给自家小孩儿做了糖醋鱼“对了,我做的鱼你吃过了吗?”

“下属本来不应该和会长同桌用餐,是属下逾越了。”

       这小孩儿根本就不能好好说话,这是干什么,难道是吃醋了?不是吧这小孩儿吃醋也这么可爱。张会长就这么想着,心里又开始打算了起来,决定小小的腹黑一下。“梁湾的手表你看见了,喜欢吗?我也可以送你。”张会长尽职尽责的表演这大猪蹄子的这个人设。

“我不和别人一样。”

“我可以送不一样的。”张会长一边说,一边下了车,罗雀也紧跟着,会长一抬头就看见小孩儿的眼眶红红的,明显就是哭过的痕迹,又是一阵说不出来的心疼,抬起手想摸摸小孩儿的头,让小孩儿给躲过去了,张日山一下子就说不出来话了,这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。

      接下来的这几日,我们的张会长都是在罗雀小朋友的冷言冷语中度过的,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施舍给我们的张大会长。“罗雀,你和我走。”

“不了会长,我和坎肩一起。”

“这是命令,你就算不情愿,也得服从命令!”张会长心下有些生气了,什么叫和坎肩一起!跟坎肩一起干什么!

      罗雀,把眼神收敛了起来,一路上也不看张日山,到了地方下车就和坎肩走到一起去了,张会长在他俩身后,看着罗雀的身影‘啧,小孩儿又瘦了。’不过这坎肩也太碍事了。张会长就看着罗雀和坎肩总在一块不说,时不时的坎肩还讲和笑话给罗雀听,虽然罗雀不笑,但是也温柔的看着坎肩,罗雀的眼神温不温柔我不知道,反正坎肩觉得温柔。坎肩就跟个大狗一样,天天跟着罗雀,动不动就傻笑,还勾肩搭背的,张会长都快要把牙都咬碎了。

“罗雀,你过来。”晚上他们回到新月饭店,张会长突然就把罗雀叫到房里,这几天看着他们两个这么高兴,张会长的心都在滴血。罗雀走进来关上门,站在张会长面前,张会长走上前突然就抱住了罗雀,吓得罗雀就往后退,张会长手快,赶紧抱住罗雀不放。张会长湿热的呼吸洒在罗雀的耳侧,罗雀顿时就觉得自己委屈的不行,眼眶马上就红了一圈,但还是倔强的不哭“会长,你这样不好,让梁小姐知道该误会了”

“罗雀,你瘦了,你怎么不好好吃饭呢?”

       罗雀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特别委屈,都是会长这个大猪蹄子,就自己还特别傻的相信他!罗雀把脸埋在张会长的颈窝小声的抽泣,张会长感受到怀里的动静,把自己怀里的小孩儿拉起来,看着小孩儿哭的有些发红的脸和眼睛,就觉得能遇见罗雀,绝对是佛爷在天之灵的眷顾,让他还能遇见这样的宝贝,说什么都不能放手的宝贝。张日山捧着罗雀的脸,这脸可太小了,手都放不下,想着张会长就笑了,对着那张觊觎了许久的嘴就印了上去,就凭我们张会长这个大猪蹄子一百年的经验,罗雀真是一时间都忘了推开,小孩儿没经验,根本不会呼吸,感受到小孩儿的小动作,张会长终于放开了罗雀,脸本来就小,红红的脖子耳朵都烧成了一片。“罗雀,我想你了。”终于找回神智的小麻雀,一把推开这只成精的大兔子夺门而逃。跑出来的罗雀都蒙圈了,脸红的不行,就是这么巧,又被过路的坎肩看见了“咋了,雀雀,脸咋这么红。”“不,你什么都没看见。”罗雀假装很淡定的走了。

      张会长在屋里笑的和傻子一样,兔子牙都跑出来了,终于亲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小孩儿,就是这个坎肩太碍事,吴邪!你什么时候回来,坎肩还你!

      在沙漠里的吴邪正搂着自家儿子吴小毛做梦呢,连着打了两个喷嚏,一脑门子的问号❓这是谁骂我啊?

以上。